我也不知道要叫什么

安雷——just一把刀

我流安雷,ooc预警
单纯刀,不要问我为什么520发刀
不接受撕逼
现代paro
童话故事的开始,骑士与狮子相遇。
今天是520,一个属于情侣的日子,大街上的情侣数都数不清,但这些粉红泡泡完全没能打动雷狮,只是使他内心更加暴躁。
就在前一天,他和安迷修吵架了。其实准确来说也不能算是吵架,是雷狮单方面的发泄,而起因已经说不清了。然后,雷狮就从那个他和安迷修同居3年的屋子里出来了,像是他的傲慢,却又像逃跑。他抱着愤怒却又愧疚的心情走了,安迷修没有拦住他,第一次没有。
雷狮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呼出像是憋了许久的气,听上去像是叹息,平复自己这一个月来都不安的心情。
他闻到一阵花香,转头望向左边,很显然,一座鲜花店。店家将几乎一切有着浪漫意味的花放在显眼的地方,传达着今天所代表的特殊。
雷狮走进来店,随意瞟了瞟,就将目光锁定在那只剩下一束的有点萎靡的玫瑰花上。他向玫瑰伸出了手。店员发现了这个举动,马上开口道:“这种玫瑰花今天卖的可好了,虽然这束花都点稍微不精神,但是我想您一定是要送给您的爱人,我相信他不会在这美好的日子介意这一点小缺憾的,如果先生你要买它,我可以免费给您包装。”
雷狮有些不耐的听完店员的一段话,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有轻轻笑了出来,把旁边侯着的店员弄得有些脸红,“就它了。”他终于说。
他走在回去的路上,嘴里还哼着不成调的歌曲,显示出身体主人的好心情。该死,被这气氛感染了,雷狮心里暗骂一句,然而嘴角的弧度已经解释了一切。
雷狮终于走到家门前,先前的愉悦被突然的不安压力下去。他站在那里,踌躇着没有开门。
门从里面被打开了,是安迷修。棕发男人站在门口直视,眼里包含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雷狮突然又很暴躁。两人站在门口僵持,最终安迷修叹了一口气,开口向他解释:“我本来要出去找你的,听见门口有动静才来开门的......你......先进来吧。”
雷狮沉默着进了门。
安迷修坐在沙发上,看着雷狮坐到了自己的对面。他眨了眨眼睛,最终开口道:“雷狮,从你离开到现在,我想了很久,.......”
别说,别说下去了,有个声音在喊,但安迷修依然坚持了下去:“这是我最终的答案,雷狮,我们分手吧。”话音刚落,雷狮就从沙发上猛的站了起来,他抓住安迷修的领带使劲把他拽向自己这边。
紫罗兰色的眼睛盯着男人,雷狮愤怒的开口:“你说什么?!”
安迷修没有反抗雷狮的动作,但不适感显然会影响他的表达,他无奈的开口:“雷狮你能不能放松一点。”
回答他的只有勒的更紧。“凭什么?”雷狮又开口了,他的身体微微的颤抖,却仍倔强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安迷修直视雷狮的眼睛,震惊,不安,愤怒,往日给他带来安宁的这双眼睛此时只能使他伤的更重。“你看,雷狮,你总是这样。”
一句轻飘飘的话,足够让雷狮跌落深渊。
“你从来不肯低下你的头。的确最初我也因此被你吸引,但爱情总是需要妥协的,我以为你能改变,但是骄傲的狮子怎么会被愚蠢的骑士束缚住呢?”雷狮缓缓放开了安迷修,只留下领带上的痕迹。
包装好的玫瑰花被扔在门口处,几片花瓣已经落了,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
雷狮忽然笑了,他盯着安迷修,一字一句地说:“你会后悔的。”双手无力地垂在两腿边,失去了依靠。
安迷修低头沉默良久,才说:“是的,我会后悔的。

童话故事的最终,骑士和和狮子分道扬镳,义无反顾。

全职西幻paro【一个人乱想的产物

这里存在着万千世界
来自不同地方世界的人们通过各种方式封神,进入公共区神之领域,神总数还是很少的
他们中上一些神在很多其他的世界里通过分身等方法播种信仰有科技世界也有魔法世界
荣耀大陆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世界,原本是低魔世界,但是神明的关注给他带来了大量的力量,世界法则也更加完善[相当于世界的进化]
一些原著居民获得了强大的力量,还有一部分其他神的追随者听神明的旨意来到新的世界。
不是直接穿越,而是重新投胎,投胎结果是不可控的。
荣耀大陆上虽有神的传说但是并没有真正的神
规则需要神,于是他决定通过斗争选出真正的神明。
神之领域的神知道了,让自己的下属取得胜利
荣耀大陆的规则出乎意料的强,所以这些神能干涉的地方非常的小,只能分一些力量,然后带领他们走向胜利
原著3代之前的人是世界的支柱[不是荣耀大陆而是整个宇宙]不会出现
其他几代偶尔露个脸。
主要是新生代的斗争,他们其实并没有很多关于自己神的记忆,所以很大一部分也是为了自己想变强而战